独家丨《忐忑》遭湖南卫视侵权,龚琳娜:我要的是尊重

音乐版权发行平台VFine Music1月13日发布声明称,湖南卫视《舞蹈风暴》等节目未经授权,屡次侵犯VFine Music所代理的部分音乐作品〩权益,包括《忐忑》《生僻字》《心如止水》,且消极解决问题,VFine Music将进一步采取法律行动。新京报记者就此事联系湖南卫视相关负责人←,截至发稿前对方没有回应。1月16日,《忐忑》的演唱者龚琳娜接受新京报专访表示,这样的侵权方式很卑劣,因为没有真正的尊重,而她想要的就是对原创音乐人合法权益的尊重。


龚琳娜:很痛心,没有真正的尊重

 

龚琳娜告诉新京≡报记者,她最初还是从粉丝那里得知《舞蹈风暴》改编使用了《忐忑》,“粉丝在微博上@我,我一看才发现,这事我们不知道啊。”龚琳娜后来去看了节目,≯她觉得很痛心。“这样的方式◎其实◎是挺卑劣的⊙,因为没有真正的尊重。”虽然龚琳娜之前跟湖南卫视有过合作,但这次《舞蹈风暴》改编使用《忐忑》,她的团队从来没有收到过对方发来的任何申请。事件发生后,龚琳娜全权交给VFine Music来处理此事。VFine Music的副总裁陈鑫告诉新京报,他们多次尝试与湖南卫视就《忐忑》的版权问题进行沟通▽,但对方迄今为止没有正式的回应。

 

事实上,龚琳娜与∈丈夫老锣合作的多首广为流传的歌曲,如《忐忑》《金箍棒》《法海你不懂爱》,都遭遇过各种“不告而取μ”○的侵权♀。《舞蹈风暴》改编使用了《忐忑》,只是在涉嫌侵权事件的账簿上又添了一笔。“每一次出现这种情况,都是对音乐人特别大的伤害。作曲◈家写一个作品,这个作品能被那么多观众●喜欢,其实凝聚了他一辈子的积累ω。结果大家随便拿去一用,作曲家自己都丝毫不知道。所以老锣经常说,如果再不保护音乐版权不保护音乐人,音乐人怎么还可以创作出好的╝作品来?”

 

在龚琳娜看来,如果不保护原创▀音乐,不是一两个°゜音乐人被侵权的问题,而是会对中国音乐产业链造成破坏的问题。“如果原创音乐被随便拿去用,作者没有得到尊重也没有得到合理的版权费,í他们还会去创作吗≥,这对中国音乐产业链的破坏都是严重的。中国音乐为什么现在在全世界没有地位,因为原创的力量不够。从根基上来说,不是中国人没有原创性,而是没有保护到原创者的权益,所以就很难再产生有好的艺术价值的作品。”

 

具体到《舞蹈风暴》涉嫌侵权《忐忑》这一事件,龚琳娜的诉求很简单,她表示自己对版权费、赔偿等并不看重,看重的是尊重。“希望他们尊重原╢创音乐人的权益,配合VFine这样的҉公司维权的态度。只有大家互相尊重,中国音乐才会良性循环的发展。这是我的诉求。”


 VFine Music发布的截屏。图片来自网络


音乐版权平台:湖南卫视多档节目涉嫌侵权


VFine Music在声明&中指出,湖南卫视出品的《舞蹈风暴》第一期未经权利人同意擅自改编并使用了音乐作品《忐忑》,作为舞蹈配乐进行比〨赛和传播;2019年2月播出的《2019湖南卫视全球华侨华人春晚》未经授权使用了音乐作品《生僻字》,并改编进行商业演出和传播;湖南卫视出品的《快乐大本营》2019年7月20日播出的节目中,未经授权使用了音乐作品《心如止水》,进行商业属性的演出和传播。声明还透露,这3首音乐作品的音乐版权已由VFi¤n►e Music进行版权管理,VFine Music于2019年12月通过邮件告知湖南卫视侵权事实,反复沟通╳,进行侵权和解。但湖南卫视未做出有效回复,并在未告知的情况下,将节目相关侵权片段ι从片源中删除,并从各平台下架,试图以掩耳盗铃的方式消极解决。

 

律师说法:删除内容是主动停止侵权

 

新京报记ↂ者就此采访北京中闻ō律师事务所赵虎律师,对方表示,湖南卫视░删除侵权内容,可以看作是一种主动停止侵权的表现;但同时,此举也会给权利人固定证据带来困难,“除非之前权利人已经就相关证据进行固定,比如已公证,证明侵权人已经将侵权内容传播过了,不然若就已删除的内容再去起诉,会遇到举证困难。”

&nbбsp;

近些年,各┒大晚会、综艺۞۞节目未向权利人申请版权,却Ⅸ私自将其歌曲作为商用的侵权行为层出不穷,例如李в志发文抗议《明日之子》未经▷其同意翻唱其歌曲;湖南卫视因《歌手》节目中迪玛希未获授权演唱维塔斯的《歌剧2》而收到相关权利人的律师函等。对此现象,赵虎坦言如今很多节目都需要大量的音乐作品,不排除有一些平台方不了解相关法律、版权意识缺失,或者故意侵权,但音乐作品获得授权确实也并不容易,比如要找作品的权利人,或者☉版权授权金额很高,买不起,这时就会出现侵权行为。

 

某平台资深艺人统筹也曾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透露,如今歌曲版权费比个别艺人单场出场片酬还高,从几万到二十万不等,三十万一首的天价也有,“还有压根就不让改编的。”

 

版权方:等湖南卫视反馈,不排除走法▅▆律途径


VFine Music副总裁陈鑫告诉新京报,因为这3首音乐作品的侵权涉及湖南卫视的多个节目,所以相关沟通从去年11月就开始。当时的回应是已经反馈给湖南卫视,或者表示要跟节目组商量解决方案,VFine Music决定等待反馈结果。“我们希望‖∠通过沟通解决问题,但对方在未告知的情况下,把涉嫌侵权的视频内容全部删掉了,这让我们觉得没法忍了。”陈鑫透露,相关侵权证据在与湖南卫∷视正式沟通之前,已经做了取证和保存,并把证据上传到互联网法院的司法区块链了,删除并不会影响举证。


视频平台已经找不到相应视频。图片来自网络

 

陈鑫表示,VF۩ine Musi⊕c№处理侵ξ权事情的方式,首先是遵照音乐人的意愿,希望侵权方对其名誉上进行挽回,比如公开和私下道歉。第二是经济赔偿,但从来不会提出十倍赔偿那么高。“一般这首歌正常使用是多少费用,补交就可以了,在此基础上另外再加50%-100%基于实际使用情况的额外赔偿。”

 

对于此次3首代理版权的音乐作品与湖南卫视节目的侵权纠纷,接下来会采取什么措施?陈鑫称|︴()〔〕首先要等待湖南卫视的反馈,再据此作出应对,同时也要跟权利人比如龚〓琳―娜的团队进行沟通,在充分尊重权利人的前提下解决问题。至于是否会采取法律途径┎,陈鑫表示不排除这种可能。


新京报记者 杨莲♤洁 张赫

编辑 佟娜 校对 李立军